河滨县(Riverside)被杀女子的儿子想知道为什么袭击者没进监狱

河滨县(Riverside)被杀女子的儿子想知道为什么袭击者没进监狱

Cindy Gu 顾欣妮供稿

柯建孟(Ke Chieh Meng)对她遇到的每个人都很友好。

孟会为访客准备饭菜,给亲戚和邻居们装上她在自家家后院种的苹果、梨、芒果、柠檬和蔬菜。她经常和陌生人的宠物玩耍。孟会给她在遛狗时遇到的无家可归的人分发食物和现金。

“她在给予中找到乐趣。她的儿子詹姆斯·白(James Yi Bai)说。

但河滨警方表示,4月3日,当她在家附近的黄金大道(Golden Avenue)上遛狗时,一名路过的人将64岁的孟刺死。达琳·斯蒂芬妮·蒙托亚(Darlene Stephanie Montoya),23岁,来自蒙特雷公园(Monterey Park),被控谋杀。

蒙托亚将于4月22日出庭。她现在被拘留,保释金为100万美元。

蒙托亚已经不是初犯了,在3月30日,警方称她使用滑板袭击了几英里外的一名妇女,当时蒙托亚被捕,并被传唤,但于当天就获释。根据该州针对冠状病毒的紧急保释表,蒙托亚因轻罪和较轻重罪而被要求支付0美元的保释。

像蒙托亚一样,被指控使用枪支以外的致命武器袭击他人的人,如果罪名成立,将被判处最高四年的州监狱监禁。在加州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塔尼·坎蒂尔·萨考耶(Tani Cantil-Sakauye)的敦促下,加州司法委员会于2020年4月制定了0美元保释计划,监禁时间在该计划内做出了改动。

萨考耶为了试图减少监狱人口,以限制病毒在监狱中的传播,防止法院工作人员感染冠状病毒。虽然司法委员会在6月份取消了保释时间表,但河滨县是选择保留它的县之一。

31岁的白说,他与滑板袭击的受害者交谈过,发现蒙托亚曾说过令人不安的事情。

受害者说,蒙托亚当着警察的面告诉她,“下次我要杀你的时候,一定会用刀。我要刺死你。”

在他看来,蒙托亚对民众造成的威胁应该比对冠状病毒的担忧更可怕。

“我认为她不应该因为这件事这么快就被放出去。如果这个人对社会有危险,你就不要让她出来。”

警方确定蒙托亚很可能是在非法药物的影响下,并以这一罪名以及谋杀罪逮捕了她,该部门发言人瑞安·瑞尔巴克警官说。瑞尔巴克(Ryan Railsback)说,警方只有在认为她因精神疾病而无法照顾自己,并因此对自己或他人构成直接危险的情况下,才会将她关在精神健康拘留室。

河滨县可能会停止使用0美元保释金,但这需要县法官投票表决。

河滨县高等法院主审法官约翰·M·蒙特罗索(John M. Monterosso)在一份书面声明中表示:“随着疫情环境发生变化,无论是好是坏,我们一直在不断重新评估与冠状病毒有关的命令和程序。现在情况正在改善,我们将在未来讨论额外的变化,包括紧急保释时间表,但仍将保持谨慎,因为冠状病毒非常不可预测。”

对白来说,这种变化来得太快了。

1998年,当他8岁的时候,他和母亲从中国移民到美国,最初在加登格罗夫(Garden Grove)定居。孟的兄弟姐妹当时住在奥兰治县(Orange County)。

“当时她只会说三个英文单词:‘是’、‘不是’和‘好’,这也是我仅仅会的三个单词,”白说。“她选择加住在登格罗夫是因为那里几乎没有讲中文的人可以让我们用母语交谈。她希望我能够快点学习英语。”

孟做了22年的女招待,就为了让儿子进入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读大学。2009年,她搬到了河滨市。

“她真的牺牲了大部分的人生。她想让我接受更好的教育。她来这里不是为了别人,”他说。

白现在住在达拉斯(Dallas),拥有一家电信公司。他说,当他能够还清母亲的抵押贷款和汽车贷款时,他感到很自豪。白女士用自己的名字建立了一个GoFundMe(捐款)页面。

被袭击时,孟正在遛她的狗“小宝”和“咪咪”。

白在看了监控录像后说,在受了致命伤后,她最后的举动是拉紧狗的牵引绳,让它们远离攻击她的人。

“那一刻她很害怕她的两条狗会去追那个人,结果被杀死。她本来就是那种女人。我想知道她是否可以更自私一点,松开狗绳,立即求救,”白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