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讼指控河滨县(Riverside)没有披露处于危险中的年轻人的暴力倾向

诉讼指控河滨县(Riverside)没有披露处于危险中的年轻人的暴力倾向

Cindy Gu 顾欣妮供稿

一项诉讼称,河滨县的工作人员没有披露被送到收容所的高危青少年的重要信息,包括一名女孩袭击收容所主任之前的暴力倾向。

“安全屋行动”(SafeHouse)的诉讼要求赔偿未指明的损失,指控该县在这家非盈利组织的河滨分部对年轻人进行放送方面存在欺诈和违约行为。该县发言人布鲁克·费德里科(Brooke Federico)通过电子邮件说,监事会原定于6月8日(星期二)在非公开会议上讨论这起诉讼,但由于审判日期被推迟,该议题也被推迟了。

费德里科拒绝进一步置评。该县的律师在法庭文件中否认了诉讼指控。

审判暂定在夏季进行。

安全屋行动成立于1988年,为11至17岁的青少年提供临时住所。

这起诉讼于2020年1月在河滨县高等法院提起,大约七个月前,县公共社会服务部(Department of Public Social Services)送去的一名女孩据称袭击了一名工作人员,并被警方带走。法庭文件显示,这名女孩叫杰基·莫特(Jackie Moot)。

这一事件导致安全屋行动暂时暂停了该县接收更多新的孩子。根据诉讼,该县的回应是终止与该非营利组织签订的临时住所服务合同。

诉讼称,该合同为“安全之家行动”(Operation SafeHouse),合同内容为每财年支付11.2万美元的费用,以留出至少12张床位,并增加了一项将于2019年7月1日生效的修正案,将把该非营利组织的薪酬提高到每财年最高32.85万美元。

根据合同,县应该提供关于被送进临时住所的青少年的详细信息,并确保为每个孩子提供医疗、心理、精神病和治疗服务,诉讼中写道。

起诉书中称,该县多次未能提供历史信息,包括那些有暴力或攻击性倾向的少年,并未能确保年轻人得到所需的医疗和心理健康治疗或适当的药物治疗。

诉讼称,一名县社工没有透露被指控袭击的莫特的暴力历史,因此收容所无法采取必要的措施和预防措施,比如拒绝收留这名年轻人。

诉讼称,莫特遭受了严重的身体和心理伤害,这名青年在暴怒中破坏了住所的财产。

该诉讼称,该事件损害了“安全屋行动”作为为高危青少年保证安全的声誉,并导致了更高的员工赔偿费用和其他成本。

此外,该事件使原告难以获得经营其庇护所所需的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