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鲁帕山谷(Jurupa Valley)的一对夫妇用芬太尼杀了儿子

朱鲁帕山谷(Jurupa Valley)的一对夫妇用芬太尼杀了儿子

Cindy Gu 顾欣妮 供稿

2020年9月1日凌晨,桑迪·艾莉莎·阿库纳(Sandy Alyssa Acuna)正在睡觉。她告诉调查人员,15个月大的儿子小阿德勒·阿库纳(Adler Acuna Jr.)爬出婴儿床,绕过停在朱鲁帕山谷的拖车地板上的一个大洞,爬上柜台,吞下了阿库纳留在床边的白色圆形止痛药。

阿库纳醒来后发现阿德勒昏迷不醒,于是拨打了911。孩子被迅速送往医院,在那里他被宣布死亡。

但一年后,河滨县治安官的调查人员说,根据一份为获得对阿库纳和她丈夫的逮捕令而撰写的宣誓文件,证据指向的不是阿库纳所猜测发生的事故,而是谋杀。

20岁的阿库纳和22岁的阿德勒·艾伦·梅特卡夫(Adler Alan Metcalf)于11月10日星期三被捕。阿库纳被控谋杀和两项故意虐待儿童的罪名,梅特卡夫被控三项故意虐待儿童的罪名。提交给河滨高等法院的逮捕令宣誓书说,小阿德勒的死因是急性芬太尼中毒。

桑迪·艾莉莎·阿库纳(Sandy Alyssa Acuna)和阿德勒·艾伦·梅特卡夫(Adler Alan Metcalf)

芬太尼是一种非法生产的处方止痛药,药效被认为是吗啡的50到100倍。贩毒者经常在奥施康定等阿片类药物中加入芬太尼,以增加其效力,使毫无戒心的吸毒者因为服用芬太尼过量而患上重病或死亡。

这对夫妇将于周一被传讯。两个人的律师都没有出现在法庭记录中。周五,这对夫妇的拖车位于鲁比多克((Rubidoux)社区的北艾斯移动房屋公园(Ace North Mobile Home Park),一名自称是小阿库纳祖母的女子开了门,但她拒绝代表他们发言。

2020年9月阿库纳拨打的911电话大约在凌晨4点20分。证词说,阿库纳对调度员说:“他吃了大约三颗奥施康定。”奥施康定指的是处方止痛药。

小阿德勒被宣布死亡后,调查人员在朱鲁帕山谷拖车站采访了阿库纳和梅特卡夫。阿库纳说,她四个月前生了一个女儿,一直在服用处方止痛药,以缓解挥之不去的不适。但她无法提供任何处方的证据。她还否认服用违禁药物,也否认小阿德勒是吸毒过量。

梅特卡夫、阿库纳和他们4个月大的女儿随后接受了药物测试。结果为梅特卡夫体内含有大麻和芬太尼,阿库纳的芬太尼检测呈阳性,4个月大的女儿的大麻检测呈阳性。小阿德勒的尸检显示,他的肠子里有150cc(约5盎司)的膏状物质,但没有胶囊或药片。

在后来的一次采访中,调查员让阿库纳出示了她手机上标有“M-30”的蓝色药片的照片,这种药片通常含有芬太尼。阿库纳说,她允许其他几个人使用她的手机。证词称,手机上几周的信息似乎已被删除。

她还否认吸食大麻。梅特卡夫说,他吸过大麻,但说他从未在他们4个月大的孩子身边吸食。

调查员不为所动,并没有选择相信他的证言。

“根据本案的信息,我认为阿库纳和阿德勒给小阿德勒和4个月大的女儿吸食了芬太尼和大麻,”一名治安调查员在证词中写道。本报通常不会确认幸存受害者(他们的女儿)的身份。

这将是河滨县地区检察官迈克·赫斯特林(Mike Hestrin)在2021年提出的第八起芬太尼相关的谋杀案。

这已经不是警察部门第一次造访这对夫妇破旧的活动房屋(拖车)了,房子坐落在高耸的棕榈树下。

另一份逮捕令证词显示,2019年11月11日,在警察找上这对夫妇时,一名14岁的孩子迎接了警方,说他和弟弟以及小阿德勒在那里,当时他的阿姨阿库纳正开车送梅特卡夫去上班。当时6个月大的小阿德勒坐在客厅地板上的儿童座椅上。在他的周围,垃圾和狗屎散落在拖车上。

小阿德勒的指甲很脏,尿布也脏了。这名少年说,他不知道如何通过电话联系到阿库纳。大约一个小时后她回来了,在试图解释这里的肮脏时,她说他们“只是来看看”拖车。但那名少年说,他们已经在那里住了几个星期。

警方很快就发出了对阿库纳的逮捕令。宣誓书称,当她在2021年2月再次被联系时,她签署了一份传票,承诺在5月出庭。

但她从未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