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选举中,激进分子试图驱逐河滨县(Riverside)警长查德·比安科(Chad Bianco),后者曾是誓词维护者(Oath Keepers)的成员

2022年选举中,激进分子试图驱逐河滨县(Riverside)警长查德·比安科(Chad Bianco),后者曾是誓词维护者(Oath Keepers)的成员

Cindy Gu 顾欣妮 供稿

距离加州下一次初选还有大约八个月的时间,当地的活动人士已经在努力协调,驱逐河滨县警长比安科(Bianco),但谁将与他竞选仍然是一个悬而未决的问题。

总部位于棕榈泉(Palm Springs)的河滨安全与问责联盟(Riverside Alliance for Safety and Accountability)于今年夏天成立,以回应其组织者认为比安科对治安部门管理不善的问题。比安科于2018年首次当选警长。

该组织对比安科的反对归结为几个问题。最近,几家媒体披露比安科2014年在极右翼反政府民兵组织(a far-right, anti-government militia organization)“誓言守护者”(Oath Keepers)任职了一年,河滨安全与问责联盟的组织者一直在抨击比安科。

比安科过去与该组织的关系被曝光,促使科切拉山谷(Coachella Valley)的一些民选官员要求他辞职,同时也让该县居民对河滨安全与问责联盟产生了更大的兴趣,该组织联合主席乔伊·西尔弗(Joy Silver)说。

西尔弗说:“在某种程度上,我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因为有时候关于候选人是谁以及他们真正要做什么,会有一些借口,但我不认为比安科有任何借口。居民们知道他们会得到什么,如果他们不想要,他们就得找别人。”

河滨安全与问责联盟的组织者还批评了警长在2019冠状病毒病大流行期间的领导能力。上个月,比安科宣布,他不会对其部门的员工执行任何理论上的强迫接种疫苗的命令,河滨安全与问责联盟联合主席菲尔·德鲁克(Phil Drucker)认为,这是一种“完全、完全站不住脚”的方法。

德鲁克说:“从加文·纽森(Gavin Newson)到监督所有治安官的司法部长都有直接的权限,坦率地说,这两个人都需要站出来,与比安科进行一些交谈。”

“我上一次看的时候,他还不是比安科博士,尽管他似乎有很多不同的头衔,取决于那天是什么日子,”他补充说。

河滨安全与问责联盟在其社交媒体页面和网站上都打出了“比安科必须离开”的横幅,它还批评了警察局的整体运作,并指出了一些例子,比如美国公民自由联盟(ACLU)最近提出的一项联邦投诉,指控警长部门滥用冠状病毒大流行救援资金。

虽然总部设在棕榈泉,但河滨安全与问责联盟的组织者包括来自河滨县各地的一些人,他们在向加州国务卿办公室(California Secretary of State’s office)登记成为政治行动委员会后,正在积极筹款。

该组织在其脸书(Facebook)页面上写道:“筹集到的每一美元都将用于击败比安科,并选出一个敬业的公务员,而不是一个自私自利的暴君。”

根据竞选财务记录,截至6月30日,河滨安全与问责联盟已经筹集了大约6600美元,尽管西尔弗说,他们最近筹集的资金有所增加,而且不只是来自大额捐赠者。

“有些人会捐5美元,有些人会捐500美元,有些人会捐1000美元,”西尔弗说。“有趣的是,小额捐赠者的数量相当大……因为小额捐赠者通常是选民。”

可能还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会有候选人公开出现——西尔弗表示,可能要到2月中旬申请期开始时才会出现。

但审查过程正在顺利进行,河滨县的民主党组织正在积极招募潜在候选人与比安科竞争。

埃勒·库皮耶夫斯基(Elle Kurpiewski)是位于大教堂市(Cathedral City)的沙漠民主党总部的政治主任(Democratic Headquarters of the Desert),她证实自己是一个独立于河滨安全与问责联盟的工作小组的成员,该小组已经开始确定潜在的候选人,但表示他们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选。

无论候选人是谁,他们都必须达到竞选加州治安官的标准,因为州法律要求任何治安官候选人要么有和平官标准和培训委员会(certification with the Commission on Peace Officer Standards)的证书,要么有一定的执法经验。

库皮耶夫斯基称,“我们目前只是在寻找可能与比安科竞争的人选,但没有,我们没有具体人选。我们肯定在寻找一个强有力的候选人。”

库皮耶夫斯基回应了河滨安全与问责联盟组织者的批评,她指出,比安科最近在他的脸书页面上支持共和党候选人拉里·埃尔德(Larry Elder)参加加州罢免选举。他的脸书页面有超过3.2万名粉丝。

库皮耶夫斯基说:“我认为,警长部门和警察局一样,应该是无党派的,但比安科一直非常明确地表示,他是一个非常保守的共和党人。在你的个人生活中,这很好,但支持一位共和党候选人担任河滨县的治安官是错误的。”

比安科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但这位警长有一个活跃的竞选网站,网站上强调他为什么应该在2022年再次当选。

在一份列表中,比安科表示,他平衡了警局的预算,“与试图提前释放暴力囚犯的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政客们对抗”,并“努力在警局和社区之间架起信任的桥梁”。

比安科在网站主页上说:“我作为警长的工作还没有结束,我们的部门正面临着新的挑战,因为萨克拉门托的命令导致犯罪率急剧上升。我再次请求你们的支持,因为我们仍然有很多工作要做,以确保我们的国家尽可能的安全。”

任何想要击败比安科的人都必须与河滨治安官协会(Riverside sheriff’ Association)竞争,该协会代表着来自治安官部门、验尸官办公室、地方检察官办公室和缓刑部门的3500多名成员。

该联盟近年来积极参与政治活动,在2018年选举周期中向地方候选人和全州倡议捐赠了约100万美元。其中超过一半——61万美元——归比安科所有,他在2018年成功击败了现任警长斯坦·斯尼弗(Stan Sniff)。

自从比安科上任以来,代表工会已经取得了实质性的进展。2019年,河滨县监事会(Riverside County Board of Supervisors)批准给工会成员加薪10%至20%,五年的加薪成本为1.45亿美元。

工会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准备在2022年的选举中继续支持比安科,根据竞选财务记录,该委员会已在7月份向比安科的竞选捐款1.75万美元。截至6月30日,比安科的竞选账户余额约为48.1万美元。

河滨县治安官协会最近也增加了一名新成员:戴夫·布朗(Dave Brown),他曾是赫米特警察局(Hemet Police Department)局长,曾在2018年与比安科竞争警长职位。

布朗在2018年的初选中获得了近20%的选票,他在9月被宣布为工会的执行董事。

据一份新闻稿称,该职位将要求布朗“与总其他当选官员密切合作,以推进协会的目标”,布朗没有回应本次的采访请求。

和2018年一样,工会的政治活动已经扩展到其他县和州。今年,该工会的政治行动委员会已经为河滨县监督员曼努埃尔·佩雷斯(Manuel Perez)和凯伦·斯皮格尔(Karen Spiegel)的竞选活动各捐赠了1.5万多美元,这两人明年都将竞选连任。

议员联盟还为竞选检察官的活动做出了贡献,包括现任河滨县地区检察官迈克·赫斯特林(Mike Hestrin)和萨克拉门托地区检察官安妮·玛丽·舒伯特(Anne Marie Schubert)。舒伯特正在以独立候选人身份竞选加州总检察长。

到目前为止,工会今年最大的一笔单独捐款——5万美元——捐给了埃德·德尔加多(Ed Delgado),他是河滨县的助理警长,正在竞选莫雷诺谷市议会(Moreno Valley City Council)的职位。工会一直在其社交媒体页面上积极支持德尔加多。

比安科也很可能得到河滨县其他政治团体的资金支持。东谷共和党妇女联盟(East Valley Republican Women Federated)主席乔·米德克(Joe Miedecke)表示,她和她的组织成员将继续支持比安科,并准备“如有需要”,为他筹集资金。

米德克说:“他(比安科)只是做了一个伟大的警长,照顾好了他需要照顾的事情。”她说:“那些试图推翻比安科的人只是想推翻任何与共和党有关的当局。我们已经厌倦了。”

米德克还为比安科过去在“誓言守护者”的成员身份进行了辩护,指出比安科参与该组织已经将近10年了。

米德克说:“这个群体可能和今天的世界完全不同,因为今天的世界和2014年完全不同。所以,我和我的团队都站在警长比安科的身后。”

虽然潜在的候选人要到明年年初才能申请竞选警长,但河滨安全与问责联盟的组织者乐观地认为,无论谁成为比安科的主要挑战者,许多选民都会支持他(她)。

德鲁克承认,他在2018年投票给比安科,认为司法部需要换届。但德鲁克对自己的投票感到后悔,他说,许多选民在与他交谈时都表达了这种感觉。

“我们感到被背叛了。我们觉得比安科基本上是为了当选而对我们撒了谎。就像在洛杉矶(县)有同样的问题——一个人当选,承诺会让社区进步,说他不会做所有的让美国再次强大(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的竞选口号)类型的事情,然后他做了什么?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着非常相似的问题。”

德鲁克表示,该组织的成功最终将取决于两件事:充足的资金和合适的候选人。

德鲁克表示,“要除掉比安科将非常困难,但我相信这是可以做到的。我觉得他很脆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