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市科罗纳(Corona)好市多( Costco)洛杉矶警察局警官枪杀案1700万美元判决

洛杉矶市科罗纳(Corona)好市多( Costco)洛杉矶警察局警官枪杀案1700万美元判决

Cindy Gu 顾欣妮 供稿

10月27日,周三,河滨市的一个联邦陪审团裁定,一名患有智力障碍男子的父母获得1700万美元的赔偿。2019年,这名患有智力障碍的男子在科罗纳市的一家好市多门店被一名不当班的洛杉矶警察局警官开枪打死。

在下午4:14通知美国地区法官杰西·贝纳尔(Jesus G.Bernal)之前,一个由六名女性和两名男性组成的陪审团进行了大约四个小时的商议,他们达成了一项裁决,认定萨尔瓦多·桑切斯(Salvador Sanchez)警官在开枪时是以警官的身份行事的,这使洛杉矶市有责任为桑切斯向32岁的肯尼斯·弗兰奇(Kenneth French)和他的父母宝拉(Paola)和拉塞尔·弗兰奇(Russell French)开枪而支付大部分的损失赔偿。


肯尼斯·弗兰奇(左)与他的父母宝拉·弗兰奇和拉塞尔·弗兰奇在一张全家福中。6月在一家好事多超市,拉塞尔和他的妻子宝拉·弗兰奇,被一名不当班的洛杉矶警察枪击,他们的儿子肯尼斯·弗兰奇,被同一名警察枪杀。

当时,桑切斯抱着他18个月大的孩子在一家熟食区,肯尼斯·弗兰奇不会说话,但当时他在桑切斯的后脑壳上敲了一下,原因不明。

代表弗兰奇家提起诉讼的律师戴尔·加利波(Dale K. Galipo)在接受采访时说,在为期六天的庭审中,弗兰奇家参加了每一场庭审。

加利波说:“他们对判决结果非常满意,也感谢陪审团,他们觉得从肯尼斯的事情上看到了大家一定程度的正义感,这个判决能帮助肯尼斯的家人们尽快走出悲伤。”

根据桑切斯的书面陪审指示,美国地区法院法官杰西·贝纳尔周二裁定,桑切斯开枪时“使用了过度和不合理的武力,而且疏忽大意”。

加利波说,他成功地敦促贝纳尔在陪审团审议之前作出裁决,因为“关于使用武力的证据是如此的有压倒性……陪审团应该决定其他问题。”

这些问题包括没有穿制服的桑切斯是否扮演了洛杉矶警察的角色。法庭记录显示,桑切斯在摔倒后,表示自己是一名警察,然后他开了10枪,先是击中了宝拉·弗兰奇,然后在他们试图保护儿子免受枪击时击中拉塞尔·弗兰奇。

科罗纳警察局和洛杉矶警察局都以警官参与枪击的原因调查了这起案件。

根据提交给法庭的一份简短文件,洛杉矶市在为撤销诉讼辩护时表示,洛杉矶警察局不应该对桑切斯的行为负责,因为在枪击案发生时,桑切斯并不是洛杉矶警察局的代表。

“桑切斯犯下他被指控的罪行是出于个人恶意,与他的工作无关。桑切斯不是被雇佣来执行这一罪行的。桑切斯受雇是为了保护和服务洛杉矶市的市民,而不是在完全不同的市郡进行个人购物之旅时卷入个人冲突,”洛杉矶市的律师写道。

陪审团不同意市政府的意见。加利波说,他们裁定桑切斯是在扮演警察的角色,这与他们判给弗兰奇家人的赔偿金额没有直接关系,但确保了市政府将对此负责,并提供了支付如此巨额金额的来源。

洛杉矶市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罗布·威尔科克斯(Rob Wilcox)表示,“我们的办公室将审查包括上诉在内的所有选择。”他拒绝详细说明洛杉矶市可能会以什么理由提出上诉。

赔偿金共计17002000美元,其中包括肯尼斯·弗兰奇的300万美元生命损失赔偿金和100万美元死前痛苦和折磨赔偿金;宝拉·弗兰奇100万美元用于治疗痛苦,100万用于治疗过去的精神创伤,100万用于治疗未来的精神创伤;给拉塞尔·弗兰奇104.1万美元,补偿他经济损失,300万美元补偿给他带来的痛苦。

意外死亡的赔偿总额达200万美元。

加利波说,他希望这一判决能鼓励执法机构审查并改变允许非执勤人员携带和使用枪支的政策。加利波说,目前已经有一些机构不允许这种做法。

周四,洛杉矶警察局留下了一条信息,询问官员们他们的政策是否要因为好市多枪击案而改变。

河滨县地方检察官迈克·赫斯特林(Mike Hestrin)本可以决定是否提起刑事指控,但他把案子交给了大陪审团,大陪审团在2019年9月拒绝起诉桑切斯。

赫斯特林当时表示:“这是一种社区需要权衡并划清界限的情况。”

然而,该州总检察长于2021年8月指控桑切斯犯有故意杀人罪和两项使用半自动武器袭击罪。

在洛杉矶警察局的行政调查中,代表桑切斯的律师戴维·温斯洛(David Winslow)在2020年7月被解职,他在8月表示,桑切斯没有任何罪行。

温斯洛在一份声明中说:“萨尔瓦多·桑切斯抱着他的孩子时遭到了暴力袭击,他和孩子一起被撞倒在地。”

洛杉矶警察委员会早些时候发现桑切斯违反了洛杉矶警察使用武力的政策,桑切斯也被该部门解雇了。

2019年6月14日,弗兰一家和桑切斯在麦金利街(McKinley Street)的好市多购物。晚上7点46分,他们在分发食品样品的熟食区附近。肯尼斯·弗兰奇袭击了桑切斯。

2019年12月的非正常死亡和民权(wrongful death and civil rights)诉讼称,桑切斯拔出了枪,肯尼斯的父母都恳求桑切斯不要开枪,称他们的儿子患有精神疾病。桑切斯开枪击中肯尼斯和宝拉·弗兰奇的背部,拉塞尔·弗兰奇的腹部。

桑切斯后来告诉当局,他以为自己中枪了,在开枪前失去了意识。

地方检察官办公室判定从桑切斯被击中到枪击结束间隔了3.8秒。

那一天,在熟食区上方最近的一台摄像头也坏了。唯一的视频是从很远的地方拍摄的,画面上只有弗兰奇的父母把儿子推开,然后就晕倒了。

加利波说,这对父母仍然面临着额外的手术和多年的身体和精神挑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