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河滨县(Riverside)会有疫苗过剩?卫生主管呼吁向老年人伸出援手

为什么河滨县(Riverside)会有疫苗过剩?卫生主管呼吁向老年人伸出援手

Cindy Gu 顾欣妮供稿

当查克·帕克(Chuck Parker)和他的同伴以及88岁的姐姐一起来到埃尔西诺湖疫苗接种诊所(Lake Elsinore vaccination clinic )时,他不确定他们是否都有机会接种疫苗。他们三人中只有两个人——72岁的帕克和他71岁的同伴——真正在网上进行了预约。

帕克放弃了在他们百慕大沙丘(Bermuda Dunes)的家附近寻找预约的机会,他扩大了搜索范围,在埃尔西诺湖(Lake Elsinore)找到了数百个预约的地点。他填写了所有的信息,在考虑如何将他的保险卡的照片从他的手机转移到他的电脑上时陷入了困境(随后他的孙子帮助他完成了这项任务),并在大约20分钟内成功地安排了两次预约。然而,到那时,其他300多个预约都以及满了。

帕克指出,自从他们第一次接受辉瑞(Pfizer)公司的疫苗注射以来,已经33天了,他希望工作人员们有机会给他同伴88岁的姐姐接种疫苗。

让帕克松了一口气的是,他们做到了。

帕克说:“我从他们的行为中得到的结论是,我们不是第一个遇到这种问题的人。”

很多科切拉山谷(Coachella Valley)其他的老年人都报告了类似的经历:对及时收到第二剂疫苗感到焦虑,对在线注册过程感到沮丧。难以得到预约导致一些人绕过线上的日程安排,直接前往实体地点——许多人表示,一旦他们到达现场,就会有愉快的体验。另一些人则放弃了县里的安排,直接通过药店或通过医疗服务提供者接种疫苗。

河滨县官员本周报告说,疫苗预约不再在几分钟内就满了。相反,似乎是供过于求。

尽管过剩的疫苗“令人鼓舞”,但第五区主管杰夫·休伊特(District 5 Supervisor Jeff Hewitt)在本周的董事会会议上呼吁该县继续监督人们,特别是老年人,以确保每个有资格和想要接种疫苗的人都能获得疫苗。

县和社区合作伙伴正在努力针对高风险人群,以及其他服务不足的高风险社区。然而,这并不总是关于推广,它也关于减少障碍。在一些地区,这意味着完全不需要在线预约。

为什么县里会有多余的疫苗?

新任命的县公共卫生官员梁博士(Dr. Geoffrey Leung)说,疫苗过剩是由于供应的增加。他还说,该县正在观察有资格但还没有接种疫苗的群体,他认为,这是因为有些人可能会犹豫不决,或者对早点接种疫苗持观望态度。

他还说,由于下个月接种疫苗的资格将扩大到所有16岁及以上的加州人,疫苗的盈余可能只是暂时的。

与此同时,可能还有其他因素在起作用。

“一种可能是居民们正在等待只需要接种一针的强生疫苗(Johnson & Johnson),目前由于供应不足,公共卫生场所没有提供足够的强生疫苗”,小何塞·阿巴洛(Jose Arballo Jr.)周三说。

“另一个因素可能是由于不同人口的接触而产生的不同需求;并非所有疫苗接种地点都出现供大于求的情况。”

据第四区主管办公室的发言人格雷格·罗德里格斯(Greg Rodriguez)说,在棕榈泉会议中心(Palm Springs Convention Center),每天大约要接种1000剂疫苗。

罗德里格斯说:“我们在这里没有任何多余的疫苗。”

“我们并没有真正经历过剩余疫苗,”他补充说。“没有疫苗可以浪费。”

罗德里格斯说,许多接种疫苗的人都是年轻的居民,他们有接种的资格,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是餐馆和杂货店的工人。

“如果你去棕榈泉的预约网站,你现在找不到空余的预约了,”他在周三说,“不过这个网站在本周晚些时候有了额外的预约机会,到周五就可以继续预约了。

罗德里格斯说,河滨市的大部分的其他疫苗接种地点也是如此。他补充说,这两个地方都位于人口密集区。

而老年人进行疫苗的预约仍是一大问题。老年人可能没有足够的设备以及经验来处理经常令人沮丧的疫苗预约网站的过程。居民们抱怨说,他们需要填写所有的信息,填写完才会发现他们想预约的时间已经没有了。想要再预约下一次时,他们必须再次输入相同的信息。

“他们太沮丧了,于是放弃了,”棕榈泉米泽尔中心(Mizell Center)的执行主任韦斯·温特(Wes Winter)说。“他们也没办法了。”

温特补充说,有些老年人甚至根本无法上网或使用电脑。

温特说:“有很多人甚至可能没有电脑——他们上了年纪,需要帮助,但却无处求助。”

包括米泽尔中心在内的非营利组织和个人正在为这些老年人提供帮助。

但是,正如第三区主管查克·华盛顿(Chuck Washington)周二所说:“我们如何找到他们?”

第五区主管休伊特说:“仍然会有一些单身的老年人,或者那些远在他乡的人,根本没有能力预约。即使我们甚至需要接送他们,这也是我们需要做的。”

县要如何找到“难以联系”的居民?

该县有大约12个大规模疫苗接种点和6个流动接种队,他们的工作目标是为低收入和少数族裔社区以及老年人接种疫苗。

梁博士在周二的监事会会议上说,该县计划今后扩大流动诊所。此外,官员们在2月份提高了诊所的就诊年龄限制,以确保弱势公民可以接种疫苗——但目前首先针对的人群依然是80岁以上的人。

梁博士在周五的一次电话采访中说,他们正在采取多种途径来接触高风险社区,并对那些有障碍的人提供帮助。任何遇到问题的人都可以拨打2-1-1,那里的工作人员可以帮助老年人和其他人安排疫苗预约。尽管许多居民告诉本报,他们在拨打这个电话时遇到了一些问题,但梁博士称这是一个可以解决的问题。

梁博士说:“我们正努力与社区和社区组织密切合作,倾听哪里有需要。我们也试图在现有的基础上进一步发展。”

他说,这包括在4月中旬之前批准家庭健康助理作为疫苗提供者。

为了减少就诊障碍,该县周三开设了唯一一家不需要预约的诊所。该诊所设在麦加(Mecca),无需预约就可提供大约300剂疫苗。阿巴洛说,这次成功的活动表明,该县在今后举办免预约诊所时也不太可能会排长队。

阿巴洛说:“多一两台电脑就能加快程序,因为用户预约是接种延缓的最大原因。”他说,这需要每人5到7分钟。

罗德里格斯说,该县还开设了一些类似的诊所,允许上门问诊,但都是在较小的社区场所。不用预约的诊所旨在解决难以预约问题,所以这些诊所没有一个在该县的主要疫苗注册网站上发布。

“人们担心的是,如果你把它开放给不速之客,你就会被淹没,”罗德里格斯说。“这是一把双刃剑——你不想让它太过公开。”

他还说,如果有1500人来到一个只能容纳500人的诊所,“你能想象另外1000人会有多沮丧吗?”

在这个州,没有多少公共疫苗接种诊所会公开宣传他们接受未预约的病人。其中包括上个月在圣地亚哥举行的一场,他们只是在有限的基础上提供了这种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