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滨县被列为“应急服务人员”的员工接种了冠状病毒疫苗

河滨县被列为“应急服务人员”的员工接种了冠状病毒疫苗

Cindy Gu 顾欣妮供稿

河滨市的公共信息官员和图书馆馆长是最近接种了梦寐以求的冠状病毒疫苗的城市雇员之一,因次对有资格最先接种疫苗的应急服务工作者目前有广泛的范围和解释。

河滨市官员在1月29日星期五说,河滨市市长帕特里夏·洛克·道森(Patricia Lock Dawson)和河滨市议会成员也有资格接种疫苗,尽管他们是否已经接种过还不清楚。根据联邦病人隐私法,河滨医院的官员不愿证实哪些当选官员或城市雇员接种过疫苗,这些疫苗只对特定类别的人开放。

在该市员工接种疫苗之际,冠状病毒疫苗在当地、全州和全国都严重短缺。约有80万河滨县居民有资格接种疫苗,但截止至周五,全县只有19.4万剂疫苗可用,而最近的内陆帝国疫苗诊所因疫苗短缺,导致了那些无法预约的人感到失望和愤怒,尤其是老年人。

河滨市的官员表示,根据州法律,河滨市议会成员是有资格接种疫苗的,因为在紧急情况下——比如目前的冠状病毒大流行——这些成员会尽其所能帮助城市,无论这是否在他们的正常工作职责范围内。

河滨市居民迈克·麦考伊(Mike McCoy)在最初的失败后终于为91岁的母亲成功的预约到了疫苗,他反对如此广泛的定义应急服务人员来扩大接种资格。

“我完全不同意这种说法,”他说。常识会告诉你谁是急救人员。麦考伊说,直接与公众打交道的“一线”城市工作人员应该能够接种疫苗,但那些不是特别紧急的人则不应该接种。

拥有流行病学背景的加州大学河滨分校副教授布兰登·布朗(Brandon Brown)通过电子邮件表示,冠状病毒大流行应急服务人员本身不应该是为某人接种疫苗的唯一依据。

他说:“我们需要保护每天出于高风险的一线人群和那些有潜在健康状况的人,而不是像我这样在家工作的人。”

河滨市的官员说,他们只是在解释该州的法律,并强调一名员工的职位可能与他们为公众抗击病毒所做的工作不符。

河滨消防部门发言人布莱恩·古泽塔上尉(Brian Guzzetta)说:“(河滨应急中心的)绝大多数人都有其他工作,并承担应对冠状病毒的任务。公园工作人员正在分发食物。活动工作人员负责管理接种点。”

他说,“这是城市管理和民选官员努力的方向,他们将全力支持各部门的领导来应对疫情。我们的劳动力有限。抗击冠状病毒疫情时,各方应该齐心协力。”

应急服务人员究竟包括哪些人?

加州目前允许65岁及以上的人、教师、食品和农业工作者、卫生保健工作者、长期护理机构的居民和急救人员接种疫苗。同样符合条件的还有一个被称为应急服务工作者的团体。
古泽塔说,州长加文·纽森从3月开始宣布紧急状态,导致河滨紧急行动中心启动。古泽塔说,被分配到该中心的工作人员每天24小时都在工作,他们定期举行线上会议。
河滨的紧急服务管理员马克·安纳斯(Mark Annas)说,州法律允许所有政府雇员被归类为“应急服务人员”。

被列为应急服务人员的雇员人数因该市官方的紧急级别而异,但目前,该市约2400名雇员中约有200人是紧急行动中心的成员,负责该市的冠状病毒防疫,因此有资格接种疫苗,据古泽塔和河滨公共信息官员菲尔·皮克福德(Phil Pitchford)说。

皮克福德说,通常情况下,应急服务人员的职责与他们的职称不符。“无论谁拥有良好的技能(如社交媒体专业知识)来完成需要完成的任务,我们都会把他们带到紧急行动中心中,这样我们就能完成工作。”

根据市政府制定的指导方针,56岁的皮克福德说,他本月早些时候在科罗纳高中接种了第一剂疫苗。1月13日,安纳斯给皮克福德和其他市政府雇员的一封电子邮件中提供了在河滨县一家疫苗接种诊所进行在线预约以及获得由安纳斯签署的证明其资格的信。

皮克福德表示:“没有人在插队。”他说,他在履行职责期间接触过冠状病毒——尽管远不及市消防局或警察局的公共信息官员。但他定期向新闻媒体发布关于城市流行病应对措施的新闻稿。

他说,“我所做的工作把我归入了应急人员这一类。”。

古泽塔说,在该州的分级系统下,应急人员可以优先接种疫苗。

“我们不做分级系统,”古泽塔说。“分级系统因州而异。至于谁有资格参加,我们一直遵循这个标准。”

现在,河滨大学的图书馆不对公众开放。但被归类为应急服务人员的图书馆馆长艾琳·克里斯马斯(Erin Christmas)却可以接种了。

“我要哭了!”她在1月14日的一篇社交媒体帖子中写道,当时她手里拿着疫苗接种卡。

记者周四通过电话联系到克里斯马斯,她证实自己在几周前接种了疫苗,但拒绝进一步置评。

皮克福德说,虽然他无法详细说明克里斯马斯与疫情相关的职责,但他表示:“每个在委员会工作的人都有平等的机会,这样做是为了继续向公众提供服务。”

在大流行期间,城市图书馆系统开展了一些项目,公众可以预订图书馆资料,并把它们放在图书馆设置的桌子上。皮克福德说:“紧急行动中心就是讨论这类项目的地方。“

古泽塔说,如果市长或市议会成员接种了疫苗,那是合理的,因为“就紧急响应的政策驱动性质而言,市长或民选官员往往是应急中心活动的决策者。他们给出方向,然后紧急行动中心将其付诸行动。”

住在河滨的麦考伊说,他不认为著名的城市政治家应该得到提前接种的机会,如果他们没有其他资格。他说,在高调的联邦官员在国家电视台接受疫苗接种后,没有必要看到地方官员注射疫苗来建立公众对疫苗的信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