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滨县(Riverside)治安官部门的社区小组准备召开会议

河滨县(Riverside)治安官部门的社区小组准备召开会议

Cindy Gu 顾欣妮供稿

一年前,在乔治·弗洛伊德(George Floyd)被杀后,河滨县的主管们就重新审查了治安部门,警长查德·比安科(Chad Bianco)谈到了组建一个社区小组讨论警务问题的计划。

“如果你不喜欢我的委员会,如果河滨县和人民不喜欢我们对委员会所做的事情,你可以在其他时间提出这个问题,”比安科说。他是一名民选官员,监事会不会解雇他。

监事会最终放弃了对比安科所在部门的进一步调查。但这位警长表示,自2018年当选以来,他希望组建的小组尚未开会。

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比安科表示,他推迟了小组会议的召开,因为为了抗击冠状病毒大流行,全州实施了限制措施。

他说:“我的目的是让这个委员会成为不同社会和政治背景的居民之间有意义的互动。根据我在疫情期间参加的线上会议,我认为,如果没有通过面对面的线下会议建立的关系,这个委员会是不可能成功的。”

他补充说:“我的目的是让这个委员会在我向他们提供我的观点的同时,向我提供一个外部的观点。我期待分歧和辩论。我不打算启动这个委员会只是为了达成任务。我们急于开始这项工作,因为冠状病毒大流行已经在慢慢变好,限制也在变少。”

预计6月15日加州的生活将接近正常,届时该州将解除对冠状病毒的限制。

治安部门没有回应关于何时召开会议,以及谁将参加会议的后续问题。去年6月,比安科表示,他希望能得到主管对于专家小组成员的建议,只要他们不是律师或政客。

在弗洛伊德死于明尼苏达州明尼阿波利斯市(Minneapolis, Minnesota)的警方拘留后,作为河滨县最大的执法机构,治安部门发现自己受到了更严格的审查。前明尼阿波里斯的白人警官德里克·肖文(Derek Chauvin),在今年4月因跪压在黑人弗洛伊德的脖子上近10分钟而被判有罪,目前他正在等待判决。

2020年6月,比安科和几名代表在河滨市中心抗议警察暴行的游行中向抗议者单膝跪地。抗议活动一开始很和平,直到一些抗议者燃放了烟花,随后警察使用了催泪瓦斯和橡皮子弹。

去年夏天,监督员曼纽尔·佩雷斯(Manuel Perez)要求比安科和县行政办公室在90天内回到董事会,提交一份关于治安官政策的报告,包括如何使用武力,并要求加强对话,在社区和治安官办公室之间建立信任。

比安科和代表工会反对佩雷斯的计划,工会称该计划缺乏法律权威,而且没有必要,因为警长的政策已经禁止了对弗洛伊德使用的方法和武力。工会说,选民对治安官有最终的监督权。

比安科说,自从上任以来,他的部门已经彻底改革了一系列政策,并将其公开。当董事会通过一项谴责弗洛伊德之死的决议时,佩雷斯的审查计划因没有人支持他而夭折。

比安科、地区检察官迈克·海斯特林(Mike Hestrin)和河滨县的警察局长也开始了一系列改革,以防止类似弗洛伊德事件的发生。

自7月以来,代表全县执法机构的河滨县警察局长和警长协会(Association of Riverside County Chiefs of Police and Sheriff)颁布了一项新政策,禁止警察部门在自己的警员卷入致命武力事件时牵头进行调查。相反,该机构外部的调查人员将处理调查。

全国有色人种促进协会(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the Advancement of Colored People)河滨分会主席雷吉娜·巴顿·斯特尔(Regina Patton Stell)说,她和比安科谈过这个小组,比安科告诉她,他更喜欢面对面的线下会议,而不是线上的网络会议。

斯特尔在电话中说:“我希望它(社区小组)已经建立起来了。我真的理解他所说的……然而,我更担心的是只有在冠状病毒限制解除的时候,我们才能把它建立起来”。

与此同时,其他地方执法机构也在采取措施建立社区信任。检察官发言人约翰·霍尔(John Hall)通过电子邮件表示,海斯特林和比安科一样当选,已经启动程序,成立一个民事委员会,就如何改善检察官办公室对警察开枪和使用武力事件的审查向检察官提供建议。

上个月,河滨市警察局与河滨市全国有色人种促进协会的青年委员会(Youth Council)联合发起了一个名为“一起掰面包”(Breaking Bread Together)的系列网络研讨会,河滨市警方与河滨地区的黑人高中生和大学生进行了交谈。

警察局发言人瑞恩·雷尔斯巴克(Ryan Railsback)警官在电子邮件中说:“这些对话的中心是如何更好地了解彼此,警察和黑人社区的重点建立在年轻人上”。他还补充说,由于弗洛伊德的被杀,肖文的审判,他们在5月的网络研讨会上,讨论了警察培训,在河滨维持治安和彼此的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