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员表示,河滨县(Riverside)的人均冠状病毒疫苗接种剂量少于其他县

官员表示,河滨县(Riverside)的人均冠状病毒疫苗接种剂量少于其他县

Cindy Gu 顾欣妮供稿

人口方面,拥有240万人口的河滨县与拥有190万人口的圣克拉拉县(Santa Clara County)和330万人口居住的圣地亚哥县( San Diego County)相当。

但在人均基础上,圣克拉拉和圣地亚哥县得到了明显更多剂量的冠状病毒疫苗,河滨县的公共卫生主任周二(2月9日)告诉监事会。

金·萨鲁瓦塔里(Kim Saruwatari)说,原因是加州公共卫生部分发本已稀缺剂量的方法。萨鲁瓦塔里说,一开始,州政府给医护人员较多的县发放了更多的剂量,圣地亚哥和圣克拉拉等县的医护人员比河滨县多。

萨鲁瓦塔里说,结果是,圣地亚哥和圣克拉拉县每10万居民中约有180剂,而河滨县每10万居民中约有100剂。

她补充说,圣地亚哥县的卫生保健人员数量大约是河滨县的2.5倍,该县获得了全州疫苗分配的13%,而河滨县的只有不到5%。

在一次电话采访中,州公共卫生部发言人达雷尔·吴(Darrel Ng)说,州对县的分配是基于有资格接种疫苗的人口。

他说:“国家方案是建立在暴露风险的基础上的,这些人面临着来自冠状病毒的最大暴露风险,根据有资格(接种疫苗)的人群进行的分配是为了最大强度的保障这些人的安全,我们欢迎对分配过程的进一步投入。”

尽管如此,这种差异还是激怒了河滨县主管杰夫·休伊特(Jeff Hewitt),他认为老年居民住院或死于冠状病毒的风险更大。

休伊特说:“很明显,美国退休人员协会没有萨克拉门托(Sacramento)许多工会为护士和医生提供的影响力。我现在非常愤怒。我们需要改变这个。”

监督员凯文·杰弗里斯(Kevin Jeffries )表示,他对该州的理由表示“怀疑”。

他说:“这只是典型的加州官员偏爱某些县而不喜欢其他县,但我不能证明这一点。但是,如果你很富有,你有更多的医疗保健员工,你就会得到更多的剂量,其余的人,祝你好运。”

萨鲁瓦塔里说,从本周开始,每个县65岁及以上人口估计将被计入一个县的注射剂量。

她说,“我们将看到我们的计量略微增加,从加州所有疫苗的4.9%增加到6.13%,而圣地亚哥县的份额将从13%下降到9%。

然而,萨鲁瓦塔里告诉监督人员,国家仍然没有考虑到其他有资格接种疫苗的群体,包括农业工人和教师。

“现在并不是所有的县都在做这些工作,”她说,并补充说,这些群体最终将被纳入国家如何发放剂量的因素中。

圣贝纳迪诺县发言人大卫·沃特(David Wert )周二通过电子邮件表示,该县已收到195050剂疫苗。当被问及该县疫苗分配的人均数据时,记者未能联系到他。他说,该州将重点从卫生保健工作者转移到65岁及以上的人群,“不会显著改变”他所在县的疫苗接种数量。

同样是在星期二,河滨大学卫生系统的杰弗里·梁(Geoffrey Leung)博士谈到了该县疫苗计划的成功和挑战。

梁说,虽然20多万县居民已经注射了至少一剂疫苗,10个县运营的疫苗接种点已经开始运作,但仍然没有足够的疫苗满足所有合格的人。他指出,该县的疫苗供应是“有限和不可预测的”,而非该县的疫苗供应商要求的疫苗数量是现有疫苗的4到5倍。

他说:“我们今天期待的疫苗实际上将帮助我们为明天的诊所提供疫苗。不利的一面是,如果我们今天没有收到这批货,我们明天就没有足够的疫苗。”

梁还谈到了已经注射第一剂药的居民,他们需要第二剂药来获得最大程度的保护。他说,县里正在给那些在县里指定地方打了第一针的人发邮件,让他们预约第二针,而那些从非县里指定点那里打了第一针的人则被要求联系他们的提供者以此接种第二剂疫苗。

梁说,对于那些对第一次或第二次注射和预约安排有疑问的人,该县设立了一个电子邮件:rivco.vaccines@ruhealth.org进行答疑。公众也可以拨打211求助。

“我们感激并承认现在的困惑和沮丧,”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