冠状病毒:州数据显示,河滨县(Riverside)即将迎来与去年7月一样严重的第三波病例激增

冠状病毒:州数据显示,河滨县(Riverside)即将迎来与去年7月一样严重的第三波病例激增

Cindy Gu 顾欣妮 供稿

加州公共卫生部(California Department of Public Health)的数据显示,河滨县可能正在迎来第三次大规模的冠状病毒感染和住院人数,这波感染将在9月达到顶峰。

专家说,这波疫情可能有多严重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德尔塔变异病毒(delta COVID-19 virus variant)的传染性比之前美国的其他病毒株强多少。

德尔塔变异病毒是冠状病毒的一种变异形式,今年3月首次在美国发现,似乎比其他变异病毒更容易和更快地传播;在加州,越来越多的感染被归于德尔塔变异病毒。

乐观的情况是,假设德尔塔变异病毒比普通的冠状病毒的传染性高40%,但不会让人们病得更严重。这表明,这一波疫情将在9月5日左右达到顶峰,出现每日1426例左右的病例。

悲观的一面是,假设德尔塔变异病毒的传染性增加了60%,使人们更容易生病,那么每日病例将在9月9日左右达到2030例的峰值。

预计的第三波病例数比该县在2020年7月的第一波病例数要高,当时每天约有1000例病例。

但县数据显示,这一数字远低于2021年1月第二波疫情期间每天约5000例病例的峰值。

这些数据是利用一些全国性的研究和模型开发的,包括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南加州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ern California)和哥伦比亚大学(Columbia University)的研究和模型。

根据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Centers for Disease Control and Prevention,简称CDC)的冠状病毒数据跟踪系统,目前,河滨县的社区传播率很高,过去7天里,每10万居民中总新增病例超过100例。

在全国范围内,目前超过52%的县被评为高传播率。圣贝纳迪诺(San Bernardino)、洛杉矶(Los Angeles)和圣地亚哥县(San Diego)目前也属于这一类。

在最好的情况下,住院人数预计将在9月17日左右达到650人的峰值。最坏的情况是,9月21日左右的峰值为1,716人,这将与1月份第二波疫情期间的住院人数一致。

“当你看到海浪的时候,就像我们在一月份看到的第二波疫一样。我们从来都不知道那一波会有多高,所以我现在很难预测第三波会是什么样子,”沙漠地区医疗中心(Desert Regional Medical Center)的首席官克里斯汀·兰根沃尔特(Christine Langenwalter)说。“但由于未接种疫苗的人数仍非常多,我们可能会超过1月份的最高峰值。”

在河滨县12岁及以上的人口中,几乎有一半(49.4%)的人接受了两剂疫苗的接种,56.9%接受了至少一剂疫苗的接种。科切拉谷(Coachella Valley)周二公布的数据显示,12岁及以上的居民中,62%的人接种了两剂疫苗,另有10%的人目前接种了一剂疫苗。

近三分之二(62.3%)符合条件的加州居民已经完全接种了疫苗,另有9.4%的居民接种了一剂疫苗。

河滨县公共卫生官员杰弗里·梁(Geoffrey Leung)博士在本周的监事会会议上表示,在加州6月15日重新开放后,预计冠状病毒病例会激增。科切拉谷医院也证实了这一点。

艾森豪威尔健康公司(Eisenhower Health)的首席医疗官艾伦·威廉姆森(Alan Williamson)博士说,最近几周住院人数有所增加,从0增至15人。他说,在过去两周,冠状病毒患者数量相对稳定,每天有10至13名患者。

尽管数字保持稳定,威廉姆森预计未来不太可能保持稳定。“我们怀疑这一数字还会上升。”

沙漠地区医疗中心的兰根沃尔特说,棕榈泉的沙漠地区医疗中心(Desert Regional Medical Center in Palm Springs)在过去两个月里每天有1到5名冠状病毒患者。但在过去一周,病人人数有所上升,周二有20名病人。自3月中旬以来,医院还没有见过这么高的数字。

根据该县截至7月21日的数据,自2月1日以来,该县新增的22260例冠状病毒病例中,98.1%是未接种疫苗或只接种了部分疫苗的人。

兰根沃尔特说:“我们希望公众能够利用所有可用的疫苗,让我们有更多的免疫力,这样我们就不会看到病例的激增。”

沙漠地区医疗中心和艾森豪威尔健康中心已经开始为大量涌入的病人做准备,从之前的几波病例中吸取的教训是至关重要的。

兰根沃尔特说,河滨县紧急管理部门已经恢复每周通话,该县各地的医院报告的数据与她在沙漠地区医疗中心看到的相似。

她解释说,医院还将冠状病毒患者安置在同一个病房,这样就可以在一个地方提供护理,装满个人防护设备和其他工具的隔离车被限制在一个区域。

兰根沃尔特说:“我们都再次达到了资源最大化的地步,我们发现我们再次增加了床的容量,这不是一个让我们都感到舒适的地方。我们正在重新制定我们的计划,以决定我们将如何度过这一难关,以及我们需要重新制定之前的哪些计划,这可能包括护士配备比例和培训问题。

另一个不仅在河滨县,而且在全国都存在的问题是人员配备。

威廉姆森说,确保有足够的医护人员照顾病人是一场“漫长而艰难的战斗”,因为流动护士和呼吸治疗师正在全国各地工作,以帮助解决住院人数激增的问题。艾森豪威尔健康公司经常依靠这些医护人员,即使是在正常的冬季流感患者激增的情况下。

“我们有设施,我们在创造空间方面做得很好。我们知道如何做到这一点,如何满足氧气需求,满足空间需求等等,但不幸的是,我无法神奇地培训更多的护士,”威廉姆森说。“所以如果护士被拉到其他地方去帮助州或国家的其他地方,我能想到的解决方法是有限的。”

艾森豪威尔健康中心也一直在与医生合作,确保他们有一个为额外病人配备工作人员的战略计划,以及讨论未来的医学生毕业,他们是否能够参与临床轮换,或者是否需要像去年那样退而求其次。

兰根沃尔特说,沙漠地区医疗中心招募护士已经有一段时间了,新毕业的护士和合同制的出差护士预计很快就会开始工作。她解释说,在第二波疫情中,真正考验这家医院的是重症监护人员,所以这一次,医院试图对需要的护士保持战略联系,以便获得最高水平的护理。

与以往不同的是,卫生官员这次有一种更容易获得的工具,可以带来巨大的变化——疫苗。

威廉姆森认为,如果更多的科切拉谷和河滨县居民接种疫苗,“这些感染人数将会下降到非常非常低的水平。”

兰根沃尔特赞同威廉姆森的观点,她指出,最近加州卫生保健专业人士呼吁提供的数据表明,如果加州不提高未接种疫苗的个人比例,到2024年该州将无法达到群体免疫。

这位沙漠地区医疗中心的官员说,她听说了人们不接种疫苗的很多原因,主要是因为人们认为疫苗因为出现了变种病毒而不起作用,或者他们担心可能会出现副作用。

据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称,副作用只发生在一小部分接种疫苗的人群中。

根据河滨县7月21日的数据,自2月1日以来,该县出现了22260例冠状病毒病例,其中1.86%(414例)发生在已接种疫苗的个人中。

沙漠护理网络(Desert Care Network)社区倡导首席战略官琳达·埃文斯(Linda Evans)在周二的沙漠保健区会议(Desert Healthcare District meeting)上说,在沙漠地区医疗中心,周二的20名阳性患者中,5人接种了两剂疫苗,2人接种了一剂疫苗。她补充说,其他患者没有提供他们的疫苗接种状况或说他们没有接种疫苗。

当兰根沃尔特想到她在住院一个月的病人中所看到的情况时,她希望“为了社区的利益,每个人都能克服自己的一点不适,这样我们就都能接种疫苗,度过这个难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