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加台侨徐仕林博士深入分析台人教会遭枪击事件

南加台侨徐仕林博士深入分析台人教会遭枪击事件

05/23/2022

内陆华人网 Mr.Ma 报道

美国南加州橙县位于小城拉古纳伍兹(Laguna Woods )的一家Geneva Presbyterian Church教会,在5月15 日(周日)部分台人教友聚会时遭到枪手袭击,导致一死五伤。 凶犯是出生台湾的外省第二代周文伟 (David Wenwei Chou),1953年出生。 据称,他是怀着对台独及台湾执政者民进党不满,才开始行凶。

这起枪击事件,在台美人社区及整个华人社会引发震动,坊间想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一名年近七旬,在台湾出生成长的年长者动起杀机。 南加台侨徐仕林博士与读者一起分享,他对这起事件的分析和评论。

徐仕林说,五年前,因为经营有机肥料的原因,周文伟曾经打过电话询问,所以对周文伟有了印象。 徐仕林认为,他与周文伟有相似背景,都是国民党籍家长的后代,眷村第二代。 周文伟移民美国后,在一所野鸡大学深造,获得博士学位,懂得调酒,有很多这方面著述,所以很多人称他周博士。 周文伟还有侦探执照、合法拥枪。 很有正义感,很会照顾兄弟和友人,对太太和孩子也很爱护。 周文伟是一个很正派的人。

谈及周文伟为什么发动枪击。 徐仕林表示,周文伟每天都注意台湾发生的事件,各类消息,太太患重病在台湾治疗,据说他太太病危,与COVID-19 有关。 台湾医疗体系在疫情中濒于崩溃,政府疫情政策荒腔走板,百姓打不到有效疫苗,快筛也太贵,且不易买到,政府趁疫情为部分人牟利,投机赚钱等等现状。 周文伟实在看不下去了。 徐仕林说,在与周文伟一些好友交流时,得知周文伟先前曾想对民进党绿营中的官员下手,并没有计划针对教会。 但为了「杀鸡儆猴」才将教会作为攻击目标。 周文伟的好友说「周文伟曾说要做一些轰轰烈烈大事情」没有说去攻击教会。

徐仕林表示,自己非凶手本人,有些内容尚待警方确认。 但可以肯定,周文伟痛恨民进党到极点,所以最终才要对民进党同路人下杀手,杀一个算一个。 周文伟在拉斯维加斯做过安保,也是私家侦探,有侦探执照。 本来他是想毁掉教会的。 因为警方已经发布,拘捕周文伟时,在身上搜出两把手枪,还搜出属于周文伟的多枚燃烧弹、装满子弹弹匣的袋子。

徐仕林说,周文伟是台湾泛蓝第二代,对民进党痛恨不已。 他是想通过革命来推翻民进党的。

至于周文伟选择日内瓦长老教会台人教友为攻击目标,徐仕林解读为,这些教友都是民进党的大金主,很有名气,非常有钱。 据说周文伟在五年前曾到过这所教会,听到有台湾民众教友自称「我是台湾人,不是中国人。 不承认有中国人的血统,我是菲律宾、泰国、日本人的混血这些教友认为自己与中国没有任何渊源。 周文伟视这些人为狗是汉奸,非常气愤。

徐仕林说,据媒体说,三年前周文伟将住宅分租,因为与房客发生纠纷,被房客殴打。 报警后警察上门做笔录,但没有得到真实情况,周文伟对警察办案很不满意。 所以,他采取攻击方式,其中一个主要原因,与心情压抑有关。 此外,还有他太太在台湾病危,也让他心情更为沉重。

周文伟是台湾外省第二代,徐仕林说,所谓台湾外省人,是当初国民党撤退到台湾时,从大陆到台湾的国民党军工教人员。 一直受到民进党的打压。 这些国民党军工教人员的后代,也就是外省第二代,依然会受到民进党人辱骂为「大陆猪」,让「滚回中国去!」 外省人第二代在台湾被骂甚至被殴打,很多人敢怒不敢言。

徐仕林表示,台湾对外省人排挤一直都很严重。 台湾的一些属于绿营的大企业,若求职者只会讲国语就不会录用,一定要讲台语,对外省第二代歧视。 在国民党统治时期,因为过于专制独裁,也是民众敢怒不敢言,那时要是讲台语,是要罚钱的。 民进党上台后,才逐渐获得改变。 现在台独立场的医院里,有外省口音的国民党老兵在求医时是被歧视的。 即使外省第二代会讲台语,但若国语讲得很标准,民进党人就觉得不爽。 在台湾,台独的大企业、大医院对外省第二代都是很歧视的。 所以周文伟作为外省第二代,对一直受到台独以及民进党人排挤、歧视愤愤不平,就不奇怪了。

徐仕林表示,这起枪击事件,是一个警讯,就是警告民进党不要挑拨台湾独立,台湾本来就是台湾,不需要搞所谓台湾。 所谓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纯属种族歧视,只有民进党能做得出来。 甚至出生在台湾的外省第二代,都被民进党认为是中国大陆人,很瞧不起! 台湾族群对立就是被这些深绿的人造成的。

这起事件,会进一步造成台湾族群进一步撕裂,绝对会对立到进一步发生冲突的。 对于台湾岛内来说,由于台湾在民进党统治下,已经没有言论自由了。 日前,台湾发生张静律师被民进党执法单位羁押事件,检调理由是「违反个资法、妨害秘密罪」,张静律师是蔡英文论文门案彭文正的辩护律师。 民进党统治完全嚣张跋扈,不顾人权。

徐仕林认为,这起事件,会让民进党恐惧。 蔡英文已经被吓到,因为她知道她是少数人支持的总统。 所谓支持度高是靠假民调、网军制造的假象,民进党当局高官都是大贪官。

徐仕林说,自己作为深蓝人士,不主张滥杀无辜、暴力行为,希望和平变革,但如果和平抗议斗争无效,就需要革命,但革命是需要流血的。 (完)

附图:徐仕林博士。 (受访人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