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陆十年间,亚裔持续增加

内陆十年间,亚裔持续增加

作者: Mr.Ma

据美国人口普查机构统计,南加州内陆帝国(Inland Empire)在过去十年间,亚裔人口持续增加,也是较比其他族群人口成长最快的。在十年间,亚裔人口增加了约36%,超过非裔,是继白人、西裔之后,在内陆地区成长人数最多族群。

据统计,目前在内陆河滨县、圣伯纳汀诺县的居民460万人中,亚裔人口佔7.4%,至约34万1000人。西裔居民为237万人,佔52%,白人居民是135万人,佔29%,非裔居民32万人,佔7%。在2010年至2020年间,河滨及圣伯纳汀诺地区,人口增长9%,但在增加居民中,亚裔人口增长佔36%,而西裔人口增加19%,非裔增加6%,白人居民是12%。

内陆地区亚裔居民增加较多的城市集中在奇诺市(Chino)、奇诺冈(Chino Hills)、库卡蒙加牧场市(Rancho Cucamonga)、东谷市(Eastvale)及安大略市(Ontario)。这些城市靠近洛杉矶、橙县亚裔居民较多社区。如奇诺市亚裔居民自2010年以来以双倍速度递增,自7900人增至1万7200人。

从整个内陆帝国统计,城市卡利梅萨(Calimesa)在近十年来,亚裔居民增加比例最高,为195%,自原先33人增至275人,一些县属地亚裔居民也增加迅速,比如Highgrove、Anza、Vista Santa Rosa以及Winchester,虽然增加数量相对不多,但比例却很大。

内陆亚裔人口不断成长,对当地教会、社区服务和选民结构对比都产生影响。从目前看,两名亚裔女性联邦国会议员即华裔赵美心(Judy Chu)与韩裔金映玉(Young Kim),所在选区都有来自内陆圣伯纳汀诺县城市。2020年,东谷市华裔尤煜琳当选市议员,成为加州历史上最年轻亚裔女性市议员。来自内陆河滨县的联邦日裔国会议员Mark Takano,自2013年开始获选国会议员。

河滨加州大学公共政策教授拉马克瑞斯南(Karthick Ramakrishnan)表示,移民、高出生率和更经济的住房推动亚裔人口增加,虽然来自墨西哥的移民在过去20年有所下降,但来自亚洲移民,尤其是来自中国、印度、菲律宾的移民仍保持较多人口增长。他说,南加内陆拥有更多平价住宅,对于亚裔新移民来说颇具吸引力,同时也可以找到合适雇主,比如医院和卫生设施,吸引了从事护理行业的移民,而这些行业拥有较多菲律宾裔职员。

他进一步说,从内陆亚裔居民人口比例看,菲律宾裔可以说是至今为止最大的族群,这与在洛杉矶地区的亚裔族群结构不同,在洛杉矶可以看到更多的华裔人口。

联邦国会议员金映玉是韩裔移民,她竞选连任的联邦国会众议员第40选区就覆盖奇诺冈及橙县部分地区。她指出,即使愈来愈多加州居民迁移到外州,加州的亚裔人口仍在不断增长。例如亚裔新移民倾向于居住在洛杉矶地区,比如在华裔、菲律宾裔以及韩裔社区,他们之所以喜欢这些社区,主要还是有了韩国城、华埠以及菲律宾裔社区。当有了稳定生活及经营生意起色后,他们觉得应该落地生根,让家庭成员成长,希望住在条件完善的社区,有学校及更好环境,于是他们搬迁到橙县及内陆地区,比如圣伯纳汀诺县。

由于亚裔居民在内陆愈来愈多,圣伯纳汀诺县的罗马天主教教区于2000年成立了亚太裔事工办公室,发言人表示,在该教区亚裔人口成长是最快的。该教区主要有亚裔神父52名,以越南裔、菲律宾裔为主,佔圣伯纳汀诺县、河滨县全职神父数量的19%。

同时一些教会提供该地区亚裔社区信众服务,包括河滨县的St. Andrew Kim以及科洛纳市的Shrine of the Presentation。同时,还提供中文、越南文、韩语、印度尼西亚语及其它亚洲语言的天主教弥撒服务。

对于内陆帝国亚裔居民增长迅速,于1969年就移民到河滨市居住,84岁日裔居民稻叶(Meiko Inaba)表示,在当地亚裔族群还不完全被认同,未形成强有力声音。亚裔居民应该团结起来,真正成为亚裔美国人。随著更多亚裔人士进入艺术、政治领域,会愈加令人瞩目,亚裔族群会愈来愈受到重视,这些一定会实现。

內陸地區亞裔人口持續增加